Rydeen

等待妄想照进现实。

call of desire(乐队au )(上)

一发短小的前情。
凌晨一点。
金在中回到排练室的时候,郑允浩正在练习打鼓。
他不是“听”到的,金在中一路戴着耳机听自己刚写的歌。他当然也不是“看”到的,排练室厚厚的隔音窗帘让他只能看到窗户玻璃的反光。但他还是在伸手去拉门把手的那瞬间停住了,接着摘下了耳机。世界安静了0.1秒,然后,透过门,传来了清晰的鼓点声。
倚着门,金在中抽完了一支烟,随即打开排练室的门,“听”到突然被放大的鼓点,随后“看”到了,在一片黑暗中,郑允浩光着上身打鼓。从外面房间射出的唯一一道光线笼罩在他赤裸的身体上,整个画面仿佛卡拉瓦乔那幅著名的《圣马太蒙召》。
画里的圣马太面对耶稣的召唤,满脸困惑地指向自己。而郑允浩只是冷静地最后敲打了...

14

纪念日(下)乐队知乎体后续

郑允浩面无表情地坐在国内最大的音乐节舞台上打鼓。熟悉的粉丝可能会立刻发现他不太开心,或者说,是太不开心。准确的说,从那天和金在中两个人庆祝完这个好消息的第二天到接下来的某一刻,他一直都处在某种愤怒中。
金在中,他的主唱,正站在他抬眼就可以看到@的地方,用音乐向台下所有的男孩女孩施展魔法。现在正是表演的高潮,金在中唱着一首叫作《Good Luck》的歌,他曾经告诉郑允浩这是一首表达对虚伪世界讽刺的歌曲。听到他用略带夸张的唱腔唱着“你的甜言蜜语,我已经听腻了”,看着他时不时地和身旁的吉他贝斯亲密互动,郑允浩手上的节奏敲地更狠了。
他也许才是爱和所有人说甜言蜜语的那一个,郑允浩想。
比如那天明明是金在中主...

1 22

纪念日(上)乐队知乎体后续

加入乐队将近一年的日子,我们接到了国内最大的音乐节的邀请。
事情是我们两个去谈的。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和他两个人负责起了乐队的大小事宜。而在我来之前则只有他。整个乐队和音乐有关的没关的事,都和他有关。他是创作型主唱,承包了乐队80%歌曲的写作。乐队当时还没有经纪人,他是年龄最大的,因此所有与音乐无关的杂事,只有他一个人负责。他在外面和酒吧老板谈驻唱,和厂牌谈巡演,每次巡演还要交待好乐器的保管和运送;排练室的房租总涨价,他努力和房东拉关系,想节省一些开销…….与其说是乐队里的大哥,不如说他一个人承担了乐队成员的父亲和母亲的角色。而一个人默默做着这些事的他,也不过只比我早了两天出生。后来,看着他被我宠...

1 13

【知乎体】【允在】喜欢吃辣和喜欢吃甜的人如何相伴一生?

喜欢吃辣和喜欢吃甜的人如何相伴一生?

我和男票交往一年了,最近开始同居。以前在一起要不就是出去吃,要不就点外卖,各点各的,没什么大问题。现在我开始做饭,才发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是重庆人,无辣不欢,但他是完全不能吃辣的那种人。他喜欢吃甜的,而我最讨厌的就是甜食。==口味能不搭成这样的也是很难得了。平时两个人都工作,没时间准备两种口味的菜色,所以最近我们又开始点外卖了……但是总不能一辈子点外卖吧!而且我和男票除了口味上,各方面都很契合,总不能因为这个小事分手吧?总之,我俩是真的想过一辈子的,所以来这里求各位指点:喜欢吃辣的人和喜欢吃甜的人如何才能相伴一生?


关注问题 ...

8 108

只喜欢你(三)

其实到第二章就可以结束了,我自己私信还想写这一段
(三)
两个人都是光明正大的人,金在中和郑允浩的交往,没瞒着任何人。虽然不免有人说金在中勾引着郑氏传媒的总裁上位,但也只敢嘴上说说。金在中自己很坦然,便也没什么好气愤的。
年底了,公司年会,自然也是媒体如云。金在中和郑允浩穿着定制的Armani西装,一黑一白挽着手走红毯,俨然最般配的一对恋人。郑允浩停在红毯上回答有关公司事务的提问,看着金在中一个人先走到媒体采访区,回答问题时难得的带了一抹微笑。
今天的记者却很不友好的样子,一直用刁钻的问题为难金在中,阴阳怪气地问他明明曾经多次说喜欢纤细瘦弱的男生,为什么最后选择和郑总在一起。金在中觉得好笑,这记者仿佛...

30

只喜欢你(二)

(二)
金在中没等到迟来的公道,等到了一封解约函。一个前途光明的大公司,不缺一名丑闻满天飞的小小脱口秀艺人。他离开公司的时候网上还在热议,网民语气冷淡:公司没让他赔钱算他好运了。
离开公司前后的日子其实没差,那天的谣言出了之后他所有的演出都被取消了,只好在家里宅着,一开始还写写剧本,后来直接什么事都不干,在家里都快养出蘑菇。他本来就是怕寂寞的人,从前工作连轴转,有时可以忽略孤独,现在没了工作,他的寂寞被无限的放大。他在笔记本上敲字:“我家有两个洗脸池,我用其中的一个来洗漱,另一个,主要用来哭。”就再也写不出别的句子。他气得把笔记本“啪”的合上,那句话却在他心里久久萦绕着。
期间有朋友带他出去喝酒,泡...

2 20

只喜欢你

总裁/脱口秀演员
微博Ry-deen
(一)
“Hello”,像往常一样的开场白,金在中刚开口,底下也和往常一样笑开了一片。
他匆匆忙忙的上台,最后几步甚至是跳着的。走到舞台中间,圆领针织上衣的袖子被卷到手肘处,露出纤细的小臂,配的是花呢格纹西裤,略微有些长的裤脚垂在过于正式的皮鞋上。仿佛长手长脚都被束缚在衣服里似的,他紧张地推一推鼻梁上的黑色圆框眼镜,随即保持着两只手牢牢抓住有线话筒的拘谨动作。
看似不经意地一只脚踢着地上并不存在的石子,一只手拽着话筒线摇摆,过了一会儿金在中才开口说出今晚的第二句话:“你们好吗?”声音像往常一样有些颤抖。
又是一片笑声。
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金在中是很好看的。一头如墨的柔...

20

(后续)喜欢你

刚刚那篇文超短的后续……ooc严重……我是个辣鸡……


金在中是被自己的声音吵醒的。而郑允浩,是被自己爱人的声音吵醒的。


两人约好了一起蹲直播,却像小孩儿一样一起睡着了。

允浩是先睡着的那个,他最近行程有点多,确实累。他今晚一句句宝宝哄着在中,听着在中对他说喜欢昨天今天明天的自己,心底一下子软的不行,屏幕里的爱人看起来也软软的,床和枕头也软软的,好像掉进了一块巨大的棉花糖里,说完一句喜欢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在中呢,今晚被允浩夸的有点犯迷糊,情绪由紧张到喜悦则消耗了他大部分精力。再加上身上厚厚的被子,竟然也傻乎乎地睡着了。

两人虽然异地,却仿佛在彼此身边,因而都睡得满足。被在中的...

26

喜欢你

一个小甜饼干(的碎屑)。本来我对俩人日本见面的设想是这个画风的,后来被kjjins搞得魂飞魄散……就变得很奇怪了……

金在中是将近16:30才知道郑允浩今天要回日本的。他俩昨夜,或者说今天早晨一边视频一边看了朝日电视台的Dream Festival直播,今天都很晚才起床。当然还是一个在韩国一个在日本。


虽然一段异地恋里可抱怨的因素太多了,金在中还是为着韩国日本两国之间没有时差感到幸运。“我们处在相同的时间里,这就意味着我们在每时每刻都拥有彼此。”早些年他曾因为犯错误被一个人留在韩国,允浩打来电话安慰他时这样说着。他这么说了,他也就记住了。


好像他总是在对自己说着这样的话,金在中这...

27
 
1 / 3

© Rydeen | Powered by LOFTER